達文小說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

楔子

  • 作者:蘭色腐七君
  • 分類:歷史軍事
  • 發表時間:12-02
  • 章節字數:2625

不久后,有人踏進了房門,門口的珠簾發出清脆的交響,在安靜的空間里像是恐怖的音符。她瑟縮了下身子,手里緊緊握著那塊玉佩。她很害怕,比之前為了保護弟弟誤殺了人,還有比競技場中面臨數場激烈的搏斗還要害怕。

“你在哭嗎?”一個正處于變聲期而略顯嘶啞但并不難聽的聲音在空氣中響了起來。

接著,她就被獄卒帶了下去。麻木地被幾個侍女搓洗傷痕累累的身子,穿上看起來就很名貴的衣服,梳頭打扮,然后在臉上涂抹各種東西,對著鏡子,她從一個臟兮兮的小丫頭瞬間變成了香嬌玉嫩的大家閨秀。

替她梳頭的侍女忍不住嘖嘖道:“真是個美人胚子,只可惜,唉!”

她猶如木偶般任他們擺布,沒有說一句話,空洞的眼神里滿含對世道不公的不甘。不能反抗,她知道,自己要活下去,就必須聽從這個“上頭人”的旨意。梳好妝后,她被侍女們帶到了一個小房間里,雖然不大,但很華麗。她從未看到過這些五顏六色的綢緞,感受過如此柔軟的大床。

“這女娃兇得很,競技場中她以一敵五,男的都不是她的對手。”獄卒想到前幾日這個女娃滿身是傷將五個比她身強力壯的男孩子撲倒在地的場面就不由得驚嘆,這個女娃實在是太兇狠了。

“可是女的練那個啥……”牢頭遲疑了。

獄卒道:“大人您放心,上頭說了,剩下的不管男女都要,女的,只要不是處子就行。”

一個侍女上前,將一塊黑布蒙在她眼睛上,叮囑道:“待會不管發生什么事,千萬不要拿掉這塊布啊,不然你會被殺掉的。”

她聽從地點了點頭,等侍女們退出房間后,她將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一件不剩,然后鉆進了床褥里。她知曉今晚會面臨著什么,她只希望,今夜能夠快點過去就好。

幾天前,跟她一起從競技場活著出來的其中一個男孩聿,悄悄告訴過她,上頭的人是紅蓮堡的堡主花念云,一個風燭殘年的老太太,她收養了十幾個孫子,都是紅蓮堡的精英,這次他們就是來選拔暗殺者的。而紅蓮堡暗殺者只收男不收女,若非男子,則必須學會一項極其隱秘的秘術,非處子才能習得。

聿在說這些的時候,那雙琥珀色的眸子深深看著她,眼里滿是疼惜和一些她看不懂的神色。分別的時候,聿交給她一樣東西,是半塊碎掉的玉佩,他目光堅毅地說:“等我,我一定會將你救出去的。”

但是她終究沒有等到聿來救她,聿被帶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自己,則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妥協地等待著命運的安排。

是夜,冰冷的月光照耀在森寒的牢門內。萬物俱靜,只有一個粗嘎的聲音在牢獄中響了起來。

“只剩這三個了嗎?”

“是的大人。”

接著頭上的麻袋被硬扯了下來,她終于看到了光,雖然這光是暗淡的。

那牢頭大吃一驚,“怎么是個女的?”

牢頭看了他一眼,然后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摸了摸胡渣,然后用手擰過女孩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番。

“嗯,這女娃長得還不錯,就是臟了些,帶下去洗干凈了。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想的,這么小的女娃非要給糟蹋了,老太太手下的紅人也不好當啊。”說著半是同情半是幸災樂禍地說道。

對啊,她在哭,但是并沒有眼淚,她的心正因為恐懼而哭泣。她沒有答話,背對著男孩,被褥里的身子抖得厲害。

男孩不一會便躺了上來,像是安慰她,也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奶奶說,我必須要對你做那種事,不然,她會殺了我,也會殺了你。”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男孩突然掀開了被子,冰冷的空氣猝不及防地鉆了進來,讓女孩打了個哆嗦。男孩顯然沒有想到女孩竟然光著身子,并不是冰肌瑩徹,女孩背上的傷痕簡直觸目驚心,唯一的誘惑只是那股幽幽的處子之香。十七歲該有的反應讓男孩的喉頭一緊,身體開始燥熱起來,他突然有些想看看女孩長什么樣,于是扳過女孩的肩膀,只見女孩一張小臉上只露出了微翹小巧的鼻尖和緋紅的嘴巴,小嘴正緊張地抿著,看起來有些倔強。

男孩的手這才停下來,聲音里有些無奈,“原來如此,他們是怕你看到我的臉,因為我是殺手,殺手是不能被人看到的。”

話音剛落,男孩揮了下袖子,只覺空氣中傳來一陣勁風,然后所有的燈都滅了,緊接著,女孩眼上的布條被一把扯下,她驚恐地瞪著眼睛,卻依然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忽然,她被人從后背擁進了懷里,隔著衣服的,一個溫暖的,陌生的懷抱。

在男孩的臂彎里,女孩顯得柔弱無骨,這讓少年冰冷的心莫名升起一絲從未有過的憐惜。

“你多少歲了?”

“十四。”女孩開口答道。

得到女孩的回應,男孩有些開心,他湊到女孩耳邊低語:“時間不多,我開始了。”善意的提醒后,男孩的手開始猶疑地撫上女孩嬌小玲瓏的玉體,那滑膩似酥的觸感讓第一次觸碰異性身體的他呼吸一下急促起來,血脈噴張。

女孩僵直著身體,止不住地發顫,他動作輕柔而生疏,安慰道:“過一會兒就好了,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說著,男孩的手指便順著女孩還尚未發育完全的胸口往下探去。

男孩的手指細長而溫柔,一枚冰涼的扳指隨著男孩的動作在女孩細嫩的肌膚上摩擦。女孩咬著唇,不發一言,卻因為生理的反應發出一絲微小的聲音。倔強的,不屈的,隱忍的哭腔。

猶如羽毛拂過胸口,在男孩心里燃起某種情愫,氣血翻涌,他迫切又利索地解開那層衣物,翻身將女孩壓在身下……

心中早已筑好的城墻轟然倒塌,女孩留下一滴清淚。

初次的美好讓男孩滿心雀躍,他不由自主吻上了女孩的唇,唇齒留香,女孩的味道甘甜而誘人,男孩如獲至寶。

女孩絕望地蜷曲著破碎的身體,手里緊緊握著一枚玉佩。

“你叫什么?”男孩知道對紅蓮堡來說,名字就是禁忌,但是仍然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她是誰。

女孩呆呆望著手里的東西,脫口而出:“玉兒。”

男孩笑了笑,說道:“我會記住你的,玉兒。”然后起身麻利地穿上衣服,回頭再看了她一眼,“我們還會再見的。”

但他并不知道女孩真實的名字,叫做苗萋萋。

“你在害怕嗎?綁著布條會不會不舒服?”知道女孩不會有所反應,男孩抬手就要將她的布條拿下來。

女孩卻一把抓住他的手,用稚嫩又冷靜的聲音說道:“會被殺。”

閱讀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最新章節 請關注達文小說網()

(快捷鍵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全民彩票平台网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