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小說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

第一百一十五章 青絲暮雪(三)

  • 作者:蘭色腐七君
  • 分類:歷史軍事
  • 發表時間:12-02
  • 章節字數:3653

“柒寒,你怎么在這里?”那聲溫柔的像是怕驚擾這美景的聲音柔柔響起,他才從這由景觸發的傷感中回過神來。

那張牽動他所有神經的,令他愛入骨髓的臉龐映入眼簾時,所有的嫉妒和不甘便都化為了烏有。他到底有什么好介意的,只是因為那些越傳越離譜的流言嗎?他應該相信七娘對自己的忠貞,就像七娘無條件地信任自己一樣。

獨孤煌撓撓頭,“我哪知道這心火這么厲害,師傅不也活了那么久,而且柒寒兄根本就不在意這些啊……唉……柒寒兄……好可憐啊……師傅,獨孤心法那么厲害,你覺得柒寒兄會放著不用嗎?”

“這可難說!常人若有那么強的內力,一定會忍不住試試它的威力。”

獨孤煌連忙道:“不行!我得去送送柒寒兄,提醒他一下!”

江柒寒笑笑說:“三年夠了,我以為我活不過26,現在還多賺了一年,我已經沒有什么可抱怨的。三年,我和她可以擁有一個屬于我們的孩子,這樣就很好了。”

“唉……你要是早點來找我,恐怕也不至于如此結局。你以后切勿再動用內力,否則內力一旦再次傾瀉而出,神仙也救不了你。”

“多謝前輩相告,在下已經叨擾了一段時間,如今思鄉心切,在下也有要事要做,就不再久留了。前輩的大恩,在下永世難忘。”

果如獨孤讓所料,江柒寒并沒有遵照他的囑托,三番兩次地使用內力。兩次都用在了邊澈身上,若說第一次是為了讓七娘脫離邊澈,那第二次,他就是想置邊澈于死地了。

如果有什么能夠讓一個虛懷若谷的人變得狹隘自私,世間唯一情字。江柒寒,正如邊澈所說,他就是這么一個自私到虛偽的人,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幾年,他和七娘,注定不能相守到老,而他瞞著七娘,不顧后果地娶了她,還許她一世白頭。江柒寒甚至還想過讓邊澈永遠消失在七娘生命里,讓七娘一生一世都只記得他一個人。

如果不能廝守,那就永遠懷念吧。

“江柒寒,你真是一個可笑的人哪……”在北荒,白夜城外的一株梅樹下,江柒寒深深地自嘲。

他想起他的婚宴上,所有人都祝福他和七娘長長久久,幸福美滿。但是他的夙愿,想必這一生都不會實現了。七娘有時候說他就像風一樣,好像一吹就走了。江柒寒卻覺得七娘如那樹上與雪色相融的梅花,被風吹落,隨風飄揚,但最終還是會落在雪地上,直至與雪化為一體,這好像就象征著他、七娘和邊澈三人最終的結局。

江柒寒21歲那一年,剛剛繼任寒江閣閣主,閣里就來了一個奇怪的病人。≯處,并不是得的病有多稀奇,而是因為這個人沒有排隊掛號就從江柒寒的院子里翻進來了。寒江閣的人將他當成刺客而抓了起來,若不是他口吐白沫,眼睛翻白,完全沒有一點殺傷力,也許早就被送到官府里了。這個人就是獨孤煌,一個游走四方的逍遙劍客。

初入江湖的獨孤煌不知道招惹了什么惡勢力,渾身是傷,還被歹人下了毒,又身無分文,出不起江柒寒昂貴的出診費,知道自己可能不久之后就會死去,唯一能夠救他命的就是江柒寒,于是便冒死翻進了當時候尚未布置機關的寒江閣。獨孤煌當時中的是名為—鉤吻的毒,江柒寒救了他,破例地沒有收診費,還讓他住在寒江閣中養傷。于是獨孤煌便將江柒寒視為了亦師亦友的至交。在獨孤煌養傷的期間,江柒寒偶然得知,獨孤煌的師傅是南疆的一位隱世高人獨孤讓,因為多年前曾和西域的某一教派的高手有過一戰,被對方使陰算計,便失去功力,還患了心火之疾,令人驚奇的是,這位前輩非但沒有受心火困擾,反而自創了一套獨門心法,名為獨孤心法,不僅功力大增,還能夠抑制心火。獨孤煌說,他可以帶江柒寒去見他師傅,求他師傅將獨孤心法傳授給江柒寒。然而江柒寒那時候一心只想著報父仇,對其它東西根本就毫不在意,甚至對自己注定短暫的生命也毫無留戀。讓他的想法發生改變的,是七娘。只可惜,他遇到七娘太晚了,七娘風華正茂,而他,已經是油盡燈枯。按照小時候的預言,他知道他最多還有兩年的時間可以和她相伴,為了能和她相守,他選擇去見獨孤讓,尋求能夠延長壽命的方法。

獨孤讓告訴他,就算練成了獨孤心法,能夠延緩生命的消逝,他的身體也已經接近盡頭了。他的生命原本就像是一株生長在枯水之地的蘭草,上天眷顧才得以一次澆灌,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多活了幾天,但是烈日還是會持續地暴曬,煉獄之中不會有長久的生命。

江柒寒問,獨孤前輩,我還能活幾年?

獨孤讓搖頭嘆息,三年,便是你的死期。我早就勸你不要輕易地練獨孤心法,追求壽命是人之常情,但是你的身體和常人不一樣,越是擁有深厚的內力,越是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獨孤讓望著江柒寒離開的背影,搖了搖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獨孤煌一臉憂思從樹屋后面出來,問道:“師傅,你方才說的可是真的?柒寒兄真的只能活三年?”

獨孤讓惋惜道:“這得看他的造化了。你當初和我說起他,就應該拖著他來見我,興許還能多活個幾年時間。”

回到中原以后,江柒寒便撒手將寒江閣的事務全權交給了傅辛,以身體抱恙需要靜養為由和七娘、寧兒搬到了奇花谷中居住。他希望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時刻,能留給他們最好的回憶。

因為七娘不喜人伺候,江柒寒便將奇花谷之前的婢女全部遣散了,除了情兒和她的心腹例外,另外叫了清歡來照顧小公子。雖然奇花谷不及寒江閣面面俱到,卻也是十分逍遙愜意。無人造訪,反倒樂得自在清閑。

江柒寒想起七娘故鄉的面具節又快到了,便心生了一個想法,吃飯席間不經意提起,想征得情兒的同意。自從他們一家人搬到奇花谷來住,情兒顧及江柒寒的病情,從來都不準許江柒寒離開奇花谷,每次看著七娘抱著寧兒和清歡出谷去走集市,江柒寒就只能一臉怨念地待在谷中。

七娘不由笑道:“就你嘴貧,既然那么想去,那就一起吧。”說完看向江柒寒,只見江柒寒笑意盈盈地盯著自己看,眼神溫柔得像是一汪春水。

情兒意味深長地看著他倆一眼,對清歡說道:“我吃飽了,清歡,把寧兒抱去洗澡吧。”

“哎!哎!”清歡反應稍有遲鈍,連應了兩聲,方才將江寧抱了起來。

七娘看著突然離席的二人,有些莫名其妙,卻見江柒寒笑了一聲,然后夾了一塊肉給她,說道:“萋萋多吃點。”

四人第二天就啟程了,因為離節日還有一段時間,他們便一路慢悠悠地游山玩水,節日當天才到達刈州。在刈州找了家店落腳,清歡便如涉世未深的少女抱著寧兒在刈州的大街小巷亂跑,本來七娘和江柒寒還跟著,后來實在是追不動了,便放任清歡抱著小公子自己去玩了。

“清歡這丫頭,真是越來越管不住了。”七娘有些無奈,畢竟節日人那么多,要是清歡看不住寧兒如何是好。

江柒寒卻安慰她道:“萋萋別擔心,清歡自有分寸,她身手這么好,不會讓寧兒有事的,我們就只管玩自己的。好不容易來趟刈州,就好好享受一番,你說是嗎?”

話說著,七娘只覺江柒寒往她臉上扣了個東西,她抬手摸了摸,原來是半面人的面具。自上次去了北荒,那張面具就不小心丟了,七娘又驚又喜,問道:“柒寒你什么時候……”

江柒寒笑了笑,回道:“方才趁你們不注意的時候,我在攤邊買的。”說完他給自己也戴上了另一面。“好了,我們也去玩吧。”

“嗯!”七娘握緊江柒寒的手,覺得江柒寒手心里傳來的溫度很溫暖很安心,原來雙手有了知覺竟是這么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

她希望這條路永遠也不會走完,就這么靜靜地拉著手也很好。她側頭看向江柒寒,嘴角輕揚,忽然發現,她已經很久沒有和江柒寒單獨在一起了,除了在北荒養傷的那段時間,她幾乎都是陪著寧兒,要不就是一家三口待在一起。江柒寒察覺到她的目光,朝她看了過來,握著自己的手又緊了些。

“怎么了?”街上異常吵鬧,江柒寒的聲音柔柔地落進七娘的耳中,聽起來有些遙遠。

七娘說道:“只是覺得這樣子一起在街上走,好像日子就變得漫長了起來。”

江柒寒笑了一聲,“我也是這么覺得,好想跟萋萋就這么一直走下去,就我和你。”他的語氣很輕,像羽毛一樣,卻沒有讓人覺得不認真。

七娘宛如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般,心跳加快,她想了想說:“那我們的寧兒怎么辦?”

江柒寒狡黠道:“寧兒就暫時交給清歡吧,我現在只想和萋萋獨享這段美好的時光,萋萋可愿意陪我走到最后?”

“當然愿意!”從嫁給他那一刻起,七娘就沒有想過這件事除了江柒寒,還會有第二個人讓她毫不猶豫地說出這幾個字。

江柒寒以為這次情兒又會用什么理由搪塞自己,沒想到情兒卻一口答應了,爽快道:“你們年輕人想去就去吧,反正一年就這么一次,帶寧兒去見見世面也好。我呢就不跟你們一起了,奇花谷還得有人看家呢!”

清歡一臉興奮,問七娘:“夫人,我能一起去嗎?小公子習慣了我的照顧,要是我不去,想必會哭鬧呢!”

閱讀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最新章節 請關注達文小說網()

(快捷鍵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全民彩票平台网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