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小說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青絲暮雪(四)

  • 作者:蘭色腐七君
  • 分類:歷史軍事
  • 發表時間:12-02
  • 章節字數:3964

“我說你這女人怎么這么不要臉啊!明明是你自己對人家大夫起了色心,大伙兒可都看見了!”那五大三粗的男人開始為江柒寒打抱不平起來,緊接著,人群中也都開始為江柒寒說話。

江柒寒站著冷眼看向那女人,說道:“眾目睽睽,姑娘還是不要自己毀了自己清譽。在下已有家室,姑娘不要令在下為難。”正說著,江柒寒便在人群中搜索七娘的身影,但左右不見她,江柒寒心里一驚,連忙離開圍觀的人群,出去尋找。尋遍整個夜市,也沒見到七娘,江柒寒焦急萬分,心想莫不是七娘生氣了,故意躲著他不見。

江柒寒見她眼波流轉,故作姿態,便知道她的意圖,溫文有禮道:“在下會觀面色診病,姑娘只是因為受了點驚嚇,心緒蕩漾,呼吸稍有急促,過一會兒自然就好了。”

七娘在人群中偷笑一聲,掩了掩嘴正要走,江柒寒目光望向她,無心多管閑事,便隨著她要離去。卻聽人群又有人叫道:“大夫,她流血了!”

江柒寒猛地回頭,見剛才還好端端的女人,不知什么時候小腿上就流了血。那女人淚光盈盈地望著江柒寒道:“大夫……”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群立馬開始議論紛紛起來,有人說是女的撞男的,又有人說是男的撞女的。眼見沒一個統一的說法,那男的便嚷嚷道:“要知道誰撞誰還不簡單,找個大夫來,看看我是不是受了傷!喂!你們誰是大夫?”

江柒寒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看著地上的男人,說道:“我是大夫。”

眾人的目光都齊刷刷望向江柒寒,那男人樂道:“大夫,你來看看,我是不是腿受傷了?好堵住這娘們的嘴!讓她心服口服!”

江柒寒眉頭微蹙,走上前去看,見她腿肚子上被劃了一刀,便冷淡道:“我這里有上好的傷藥,姑娘拿去涂抹傷口就好了。”說完便遞給她一瓶藥。正要走,那女人竟一把抓過他的手,那力道之大,令江柒寒微微吃驚,這女人竟然有內力。

江柒寒不悅道:“姑娘請自重。”

女人目光含情,眼媚如絲,嬌聲說道:“大夫,其實我胸口也有點疼呢,你也幫我看看。”語音剛落,女人竟握著江柒寒的手往自己胸前貼去。

江柒寒眼疾手快,還未碰到她的胸膛,江柒寒便皺眉使用了一點內力掙脫了她的手,“姑娘想要做什么?”

女人委屈巴巴地說道:“哎呀疼,大夫,我還想問你做什么呢?我只是說我胸口疼,你怎么就摸上來了呢!”

萬家燈火將刈州的江邊映得璀璨繽紛,夜市愈發歡鬧了起來,人頭攢動,時不時傳來吆喝叫賣的聲音,孩子們的笑聲此起彼伏,慶祝著一年一度的佳節。∽中突然響起一句“哎喲誰這么不長眼敢撞老子”,好像是有人摔倒了,緊接著便傳來一陣吵嚷,七娘和江柒寒恰巧路過,就聽到有人大喊:“這里誰是大夫嗎?我的腿給撞折了!”

江柒寒和七娘對視一眼,便推開人群去看,只見人群圍著兩人,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坐在地上,一臉不悅地瞪著面前的年輕女子。

那女子蒙著面紗,目光不屑地瞟著地上的人,聲音輕佻,說道:“哎喲,到底是誰撞誰啊?我好端端地走在路上,是你自己沒看路撞了我,反倒誣賴上我了。”

男人指著女人,一臉兇惡,怒道:“我撞你,我還會倒在地上,而你站的好好的?我的腿折了,你得負責!沒錢賠的話就拿你自己來賠!”

女人嗤笑,“你這男人好不要臉,從來都是女人讓男人負責的,你反倒要我為你負責?你問問大家,方才到底是誰撞的誰?”

江柒寒走上前去,蹲在男人面前,伸手去握了握他指的那條腿,然后只聽“咔嚓”一聲,那男人慘叫一聲,剛想發怒,江柒寒便站了起來,說道:“你確實是骨折了,不過我已經幫你接好了。”

眾人一片贊嘆之聲,那男子吃了一驚,連忙道謝,剛想再次質問那女人,就聽那女人“啊”地一聲,然后突然側坐在地上,一只手撐在地上,一只手撫著胸口,對江柒寒柔柔說道:“哎喲喂,大夫,我突然覺得身子不適,好像老毛病犯了,能否請你幫忙看一下。”

“老板,可見過和我戴著同樣面具穿著黃衫的姑娘?”江柒寒連問了好幾條街,得到的回答都是沒看見。

江柒寒正想回客棧去看看七娘是不是已經自己回去了,就有一個小女孩拉住了他的衣角,他低頭看去,那女孩手上拿著七娘的面具,對他說道:“大哥哥,有個姐姐讓我來告訴你,她在江邊的船上等你。”

江柒寒拿過小女孩手上的面具,面上一喜道:“那位姐姐穿著什么衣服?”

小女孩想了一會,說:“跟我說話的時候是挺高興的,但是提到你的時候,她就不太開心了,還讓我給你帶一句話。”

江柒寒小心翼翼地問:“什么話?”

“姐姐說,一刻鐘你再不找到她,你的娘子就要跑啦!”

江柒寒眼睛猛地睜大,慌不擇路地朝江邊奔去,好不容易氣喘吁吁地來到江邊,卻只見一艘即將離岸的花船,他四下張望,沒有見到熟悉的身影,猶豫了一陣,便踏上了那艘船。

船上除了一個年輕的船夫之外,還有一名打扮妖艷的年輕女子,穿著露骨,讓男人見了便會想入非非,江柒寒目不斜視,禮貌地問道:“姑娘,這艘船上可有一名穿著黃衣的年輕姑娘?”

那女人笑意深長地瞟著他,問:“年輕姑娘倒是有,穿黃衣服的可沒有,公子要找的姑娘長什么模樣?”

“沒有黃衣服的?”江柒寒目露疑惑,然后說道:“我想找的人是我家娘子,她一副異族面孔,長相清冷艷麗,在人群中十分好認。”

女人笑笑,捋了捋鬢邊的頭發,傲慢地哼了一聲,江柒寒這才發現這女子也是一副西域人的面孔,姿容也算美艷,于是便又加了一句:“我家娘子頭上還戴著一支銀釵。”

女人這才重新打量他一眼,說道:“你家娘子真像你說的那么好認,你還會找不到她?”

江柒寒失笑道:“我家娘子正和我慪氣,她要是不愿意見我,我就算把整個刈州翻遍,她也不愿現身的。”

“這么任性的娘子,你還這么稀罕她?你說她清冷艷麗,我看也未必有你說的那么好,我長的也不差,是這刈州的花魁,多少男人為了我來這刈州,只為登上我的花船,和我共度一夜。既然公子上了我的船,今夜夜色又那么好,不如公子從了我,如何?反正三妻四妾的男人多的是,娶了妻子還是可以再休的,公子說是也不是?”那女人應是習慣了這樣和男人**,說話間滿眼挑逗神色,半掩著嘴,裸露的肩膀在她的嬌笑中一顫一顫的。

她說這話的時候,旁邊的船夫回頭看了她一眼,似有不快。

江柒寒聽到她這番輕浮的話不免蹙眉,臉色一沉,疏離地說道:“姑娘說的是別的男人,我絕不會做出這等三心二意的事,我的心里有我家娘子一個人就足以,姑娘還是斷了這個念頭。我家娘子什么都好,世上無人能及。若是我找的人不在船上,那就算在下打攪了姑娘賞月的雅興,告辭!”

那女子連忙阻止道:“哎等等,你要找的人就在船上!”

江柒寒腳步一頓,回頭愣道:“什么?”

那女子笑著說:“方才是我跟你開玩笑的,公子要找的人就在我的船上,公子自己進去找她罷!”

江柒寒良久才從愣怔中回神,神情一喜,忙對那女子拱了拱手,“多謝姑娘相告。”

進到船里,只見里面輕紗浮動,珠簾玉翠,暗香宜人,宛如女子深閨。七娘真的在這里嗎?江柒寒挑開簾子,見屏風上確實掛著七娘的衣服,他喚道:“萋萋?”

無人作答。忽然,一陣清香拂過,身后的門忽的關上,江柒寒回頭一看,什么人也沒有,他輕笑一聲,說道:“萋萋,別再跟我捉迷藏了,快出來吧。”

只見屏風后走出一人,江柒寒抬頭看去,見七娘正身著紅色紗衣走了出來,她身上的衣服只遮住了胸前的風光,露出白皙的腰肢,外罩著一件薄紗,細膩的肌膚若隱若現,柳葉一般的腰肢下,是紅色勾著金絲流蘇的及地長裙,半截細長的腿露在外面,妖嬈多姿。江柒寒看得呼吸一緊,隨即微微蹙眉道:“萋萋,你……怎么穿成這個樣子?”雖然這樣比任何時候都要迷人,但江柒寒不愿意她這樣出現在別人的面前。

“我這樣穿不好看嗎?”七娘朝著江柒寒一步步走近。

“好看是好看,只是萋萋這副模樣示人,又會引來諸多男人側目。”

七娘愉悅地輕笑一聲,快步走到江柒寒身前,迎著他視線促狹道:“你很介意嗎?”

“自然很介意。萋萋,聽話,快把衣服換回來。”

“這里除了你我,又沒有別人,你當真要我換?可是我看柒寒你眼睛都看直了。”

江柒寒臉色微紅,咳了一聲,不自然地抬手掩飾,無奈道:“萋萋什么時候學會打趣我了?好吧,既然萋萋喜歡,那以后,你可以在我面前這么穿,不過可不能穿出去。”說罷,他又道:“只要萋萋不再生氣,什么都依你。”

“方才柒寒在外面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我……很開心,要是我還生氣,豈不是顯得我一點度量都沒有。而且,柒寒其實也沒有錯。”

江柒寒搖搖頭,“惹萋萋不開心就是錯了,下次為夫一定注意,不再招惹別的女子,今天但憑娘子懲罰。”

七娘狡黠一笑,“柒寒說的可當真?”

江柒寒微微笑著點頭,“君子一言,自然當真。”

話音剛落,七娘便撲到江柒寒懷里,江柒寒沒有站穩,兩人便雙雙倒在窗沿邊的軟榻上。

“今夜月色正好,能與娘子在這江上共度**,當屬人生一大樂事。”

紅紗落地,江上倒映著的船影幽幽晃晃,碧波瀲滟,月光柔和,人間難得好景致。

“她穿著黃色衣服,讓我拿著面具來找你。”

江柒寒欣喜道:“那她跟你說話的時候,是高興呢,還是不高興?”

閱讀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最新章節 請關注達文小說網()

(快捷鍵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全民彩票平台网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