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小說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離殤

  • 作者:蘭色腐七君
  • 分類:歷史軍事
  • 發表時間:12-02
  • 章節字數:3508

“我打算和寧兒搬到刈州,你若是不想去,就回寒江閣去吧,不用再跟著我了。”

清歡連連搖頭,慌張道:“夫人,不要趕我走,我服侍小公子已經習慣了,再說我也不想離開夫人你,夫人你去哪里清歡也去哪里!”

清歡拿酒過來的時候,看到向來冷靜的七娘不知為何情緒崩潰,慌了神,連忙上來詢問,卻見七娘手里緊緊握著一支笛子,便馬上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一把上去抱住七娘,哭著道:“夫人,您要節哀啊!要是哭壞了身子怎么辦?閣主就算不在了,您也要為了小公子照顧好自己啊!”

七娘哭笑道:“既然要我忘了他,為何當初還要予我真情,許我生死白頭,江柒寒,你果真是個十足的負心漢!”然而怒罵之后,越覺心中抑郁難當,悲痛萬分,險些要隨江柒寒而去。然而想到他們尚有江寧,便稍微有了些慰藉。那是江柒寒留給她在這個世上的唯一念想,就算為了他們的孩子,她也要振作下去。

許是應了這悲傷之景,雨遲遲不肯停下來,甚至有愈下愈大的趨勢,直到傍晚,天空才開始放晴。葉九臨別之時,問七娘是否愿意跟他一起下山,他和十六愿意與她一起照顧江柒寒的孩子,然而七娘卻道:“雖然很想和你們一起,我也很想念小十六,但是奇花谷是我和柒寒一起生活過的地方,我還不想離開。我在這的事情,你能不能暫時不要告訴小十六,小十六是個直性子,要是她知道我在這里,一定會告訴邊澈的。”

葉九疑惑地看著七娘,見她從箱子里拿出一封厚厚的信遞給葉九。是江柒寒曾拜托自己寄給七娘的家書。葉九狐疑地展開,原本以為是一些溫情瑣碎的問候,然而越往后看,葉九的眉頭擰得越緊。而七娘只是靜靜地坐著看他。

那些字里行間,沉淀著一個人一世的孤獨與自棄,以及對世道的憤怨與不甘,那些埋藏在人心之中的城府,如深不見底的旋渦,幾欲將人淹沒。江柒寒細數著自己對千機樓的種種報復,以及對邊澈的重重算計,為了將千機樓的勢力拔掉,江柒寒不惜利用最愛的人的信任與感情。江柒寒生時恨不得將所有美好的事物呈現給七娘,卻又在死前讓七娘看到自己最黑暗的一面。

葉九抬頭看向七娘,只見七娘苦笑道:“柒寒曾誤以為邊澈是他的殺父仇人,故而想報仇,后來誤會解除了,但柒寒對邊澈的恨意也絲毫不減,甚至更甚。為了讓邊澈痛苦,柒寒甚至把我也算計了進去,讓溪楓將我的畫像張貼于城中,以讓邊澈自投羅網。可是我一點也沒有怪他,我理解他的苦楚,柒寒所做的一切,其實我一點也不驚訝。我唯一不能釋懷的是,我和他成婚那么久,他對我始終不能像我信任他一樣完全信任我,就連他快死了,也不愿告訴我。倘若我知道,我一定會阻止他去南疆,就算他還有幾天可活,我也愿意陪他走到最后。”

葉九想了想,說道:“邊澈找了你很久,你當真不愿意去見他一面?”葉九心中有愧,他知道七娘在奇花谷,也知道江柒寒死了,卻因為一時的私心一直沒有告訴邊澈真相,也遲遲未來找七娘,而是告訴邊澈,七娘已經隨江柒寒而去了。卻沒有想到邊澈不信,仍然不肯放棄尋找七娘的蹤跡。

七娘搖頭道:“我跟他早就緣分已盡,你回去吧,好好照顧小十六,若有機會,我一定下山去看你們。”

葉九欲言又止,看了看七娘,然后說道:“你好好保重,我會再來的。”

葉九離開后,七娘對清歡道:“清歡,準備一下行囊,另外到刈州找間房子。”

清歡不解,“夫人,為什么要去那找房子啊?”

若不是葉九親口告訴她,七娘還活在自己編造的夢中不愿醒來。⌒乎還帶著江柒寒氣息的笛子,無聲地流著淚。其實早在收到江柒寒最后一封信時,七娘就已經隱隱地預料到了,江柒寒突然離開奇花谷,或許根本不僅僅是去祭拜獨孤讓前輩,而是提前做好了要與七娘訣別的準備,讓七娘慢慢習慣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那些傳言她不是沒聽到,只是她一直不肯承認罷了。

“是什么時候的事?”七娘緊握著手指,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灑脫些,可是眼睛里不斷涌出的淚和聲音里壓抑的哭腔卻出賣了她,早已被治愈的那顆心重新空出了一個大洞,咸澀的冷風灌進來,卻又出不去,堵得她心口難受。心里的疼痛提醒著她,她不是曾經那個心硬如鐵的殺手,她只是一個失去摯愛的悲痛妻子。

不想讓面前的人感到為難,七娘硬是收起了脆弱的情緒,倔強地睜著眼睛一動不動看著葉九。

“半年之前,我在南疆的一個小村子里見到了他。沒能及時來告訴你,是怕你一時難以接受,或許我這樣是做錯了……”葉九陷入深深的自責和后悔。

七娘用手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淚,無言地搖了搖頭,隨即,她起身,走向房間,然后捧著一個木箱子出來,放到桌面上。

葉九將那信疊好,還給七娘,對她道:“或許他跟你說這些,只是不想你為他的死太難過,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我見到他的時候,他有一句話讓我帶給你,他希望你能忘記他。”

七娘的眼淚再次洶涌而出,她哭了笑,笑了哭,抹干了淚,眼淚又重新流下來,就這么反反復復。江柒寒留給她的最后一句話,竟然是叫她忘記他。他們一起經歷了那么多生生死死,有過那么多快樂的回憶,他一句忘記就能忘記的嗎?

七娘深深看著清歡一眼,說道:“你本是寒江閣的人,卻因為我嫁給了柒寒跟了我那么久,現在柒寒已經不在,你何必再跟著我一起受苦?”

“我不覺得苦,夫人對我很好,與其回寒江閣,還不如跟著夫人到處闖蕩。”清歡說什么也不愿意一個人回寒江閣,她猶豫地看著七娘,問道:“夫人,您為什么突然改變主意要走了?是不是因為怕那個叫邊澈的人來找你?夫人不想被他找到嗎?如果夫人不想見他,清歡可以將他拒之門外,讓他永遠上不來奇花谷,這樣夫人和小公子也不必離開這里了。”

七娘無奈地搖搖頭,道:“唉,你不明白……”邊澈若要想見她,豈是一個奇花谷能夠阻擋他的。

七娘笑了笑,說:“兇倒不兇,就是太嚴肅了,你知道柒寒平日是怎么逗他的嗎?寧兒最喜歡讓柒寒陪他玩舉高高了,每次寧兒都笑得合不攏嘴。”話剛說完,七娘忽然止住了話頭,低垂著眼簾,江柒寒的名字仍然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心里,每次想起他,這根刺便會牽扯著心里的缺口隱隱作痛。

兩人一時間陷入沉默,良久葉九咳了一聲,沒話找話道:“最近怎么不見你身邊的那個丫頭?”

“她出去買點東西。”七娘信口胡謅,沒有跟葉九提起她要搬走的事。

葉九眼珠子閃動了下,說:“有什么需要的,隨時可以跟我說。”

“謝謝你,不過我們的事我們自己解決就好了,怎好麻煩你,你上山來看我,我已經很高興了。”

葉九懷著濃濃心事,沒有再接話。比起剛聽到江柒寒去世的消息時的悲痛欲絕,七娘這些天好像情緒好了許多,也多虧了葉九時常來探望,總是讓人懷念起以前三個好友在一起的時光,才讓七娘暫時忘卻了一些悲傷的事。

葉九看著哄寧兒睡覺的七娘,手微微握緊,冷不防說道:“七娘,這些天我一直在想,倘若在紅蓮堡我們分離之后,是我先找到的你,是不是后來的一些事,就不一樣了。或許,我不會成為邊澈的手下,你也不會加入千機樓。”

“葉九。”七娘抬起頭來,一眨不眨地看著葉九,沒有說什么,但眼神里已經是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很多事是我一廂情愿,我從沒有什么奢望,我也已經答應十六要與她共度一生,但是江寧還小,我可以以朋友的名義照顧他。”葉九無比認真地說道。

七娘搖頭道:“葉九,你的心意我明白,不過我已經想好了,我要自己一個人照顧寧兒,我不想因為我影響到你和十六的感情。過幾日,我便要離開奇花谷了,至于去哪,原諒我不能告訴你。不過你放心,等我安頓好之后,一定會去找你們。”

葉九驚訝地看著她,他沒想到,他與七娘才重逢不過短短半月,他們便又要面臨分別。但見七娘似已經下定決心,他只好說道:“無論你做出什么選擇,我都尊重你的決定。”

七娘欣然一笑,“謝謝你,葉九。”

葉九也笑了笑,頓覺舒坦很多,他道:“小十六要回京城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來,就不能送你了。這次,就當提前為你踐行了。”

“好。”

不過刈州遙遠,找房子的事情不能一蹴而就,而計劃搬走的這段時日,葉九也來了三四趟,每次都會帶些小孩子喜歡的小玩意上山送給江寧,只可惜葉九不善與孩子交流,又死氣沉沉,故而江寧總是不愿意接近他,每次都鉆到七娘懷里。

葉九對江寧怕他的事也頗為無奈,認真地思索道:“我是不是長的很兇?”

閱讀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最新章節 請關注達文小說網()

(快捷鍵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全民彩票平台网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