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小說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

第一百二十章 難忘

  • 作者:蘭色腐七君
  • 分類:歷史軍事
  • 發表時間:12-02
  • 章節字數:3755

“世叔!世叔!”江寧一邊大喊,一邊氣喘吁吁地朝著佇立在河邊的人奔去。

邊澈轉身,蹲下身來,一只手搭在江寧肩上,又是急切又是期盼地問道:“你娘親怎么說?”

七娘失笑道:“你世叔可不是東蕪人,你別光聽你世叔說東蕪的好,東蕪可是比這里還要冷的,恐怕你不喜歡。”

“喜不喜歡去了才會知道啊,難道比舅舅那里還要冷?”

七娘搖頭,耐心道:“那倒沒有那么冷,不過你既然那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娘倒是可以帶你去你舅舅那玩上一段時間。”

江寧思考了一陣,點點頭回答道:“如果娘親沒空陪我的話,我就想。娘親,就讓邊世叔下次陪我多玩會兒吧。有世叔在,我就不會那么想爹爹了。”

七娘陷入了沉默,她揉了揉江寧的頭,良久才道:“你邊世叔還要回東蕪去的,他有他要忙的事,不能長久待在這里啊。”

“可是邊世叔答應過我,等娘親一同意,他就帶我們回東蕪去。娘親,東蕪是什么地方,好玩嗎?”江寧仰著小臉,滿臉好奇地盯著七娘問。

江寧眼睛興奮地亮了起來,“娘親不要騙我哦!”

七娘無奈地輕擰了一下江寧的鼻子,說:“娘親什么時候騙過你,不過路途遙遠,寧兒能吃得消嗎?”

江寧咧開嘴笑,信心滿滿地拍著自己胸脯道:“我可是男子漢,娘親不要小瞧我了!”說著,他就從七娘膝下跑開,回頭開心地對七娘說:“娘親,我先去收拾我的行李了,娘親我們什么時候出發,要快點哦!”

七娘看著江寧跑遠的身影,滿眼寵溺和無奈,隨即,她叫來清歡,讓清歡做好出行的準備,另外,還寫了一封信讓清歡寄到白夜城去。

江寧一邊跑,一邊回頭看向屋內,發現沒有人跟出來,連忙偷偷溜出院子,然后往河邊去了。

“夫人,那個人又來了。§/>

這個月,七娘不知道是第幾次聽到清歡說這句話了。自從邊澈知道七娘的住處之后,每隔兩三日便要過來一趟,起初七娘并不想搭理他,每次都讓清歡早早送客,原想著邊澈會自討沒趣對她淡了興趣,卻不想江寧倒出人意料地喜歡跟在邊澈身后。要是久不見邊澈,江寧還會纏著七娘問,邊世叔怎么還不來啊?

而邊澈竟以此為由更是來得頻繁,美其名曰是江寧要他來的。看到江寧如此喜歡和邊澈待在一起,七娘對此竟毫無辦法。

“娘親,為什么你每次都趕邊世叔走啊?我很想和世叔多待一會,世叔就像爹爹一樣對我很好。”小小的江寧滿臉稚氣地說道,然而說出來的話卻讓七娘怔了一下。七娘從不跟江寧說起江柒寒的事,但是江寧如他父親一樣聰明,早已猜到了江柒寒已經不在人世了。江寧不是不想父親,只是小小年紀卻異常懂事的他,不愿意看到母親思念父親時悲傷的模樣,所以從來都不問江柒寒為什么不在了。

七娘看著像江柒寒一樣眉目溫潤的江寧,心里不禁又隱隱抽痛起來,她摸了摸江寧的小臉蛋,問道:“寧兒,你想父親嗎?”

七娘怔怔地看著江寧,一時之間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問題,只得含糊過去,“等寧兒長大了,有機會自然就知道了。”

“唔……可是娘親,我現在就很想知道啊,世叔說東蕪的人跟我們中原的人長得不太一樣,那究竟是什么樣呢,也跟世叔一樣好看嗎?也是白頭發嗎?”

江寧咧嘴一笑,“我娘親答應我了。世叔真厲害,居然猜到我娘會帶我去我舅舅那。”

邊澈嘴角頓時浮起一絲笑意,他拍了拍江寧的肩膀,說道:“你娘肯定是不愿意隨我去東蕪。你想要什么?世叔給你買。”

江寧眼睛咕嚕嚕轉了一圈,說道:“我什么都不缺,世叔只要對我娘好,讓我娘開心起來,江寧就很高興了。”

聽到江寧一番童稚的話,邊澈微愣了一會,然后半嘆半笑道:“要是你父親聽到你這話,鐵定又要找我麻煩了。”

江寧眨了眨眼睛,仰著小腦袋,問邊澈:“世叔,你和我爹也認識嗎?世叔和我娘親是朋友,那世叔也是我爹的朋友嗎?”

邊澈陷入片刻的回憶,然后搖頭道:“不,我和你爹是對手。”

“對手?”江寧仔細琢磨著這句話的意思,一臉天真,“難道世叔跟我爹比過武嗎?娘親從來都沒說過爹會武功呢。那我爹厲害還是世叔厲害點呢?”

邊澈臉上露出捉摸不定的神情,半晌才吐出一句話:“是你爹贏了。”

只見江寧清澈的雙眼不由得睜大,驚訝中又帶著崇敬,“原來我爹那么厲害啊!竟連世叔你也不是爹的對手。難怪我娘會嫁給我爹,清歡姑姑說女人都喜歡強大的男人,這樣才有安全感,這話確實有點道理……”江寧小聲嘀咕了半天,見邊澈忽然沉默,以為是他受了打擊,忙學著大人的樣子安慰他道:“世叔你別放棄,雖然以前你打不過我爹,不過現在沒人是你的對手了,娘親一定會看到世叔的好的,嗯!”說完,江寧重重地點了點頭。

邊澈啞然失笑。

日子過去了幾日,七娘他們即將出發前往北荒。一大早,江寧就來敲七娘的房門,一邊敲還一邊大喊:“娘,快點!”

七娘將收拾好的行囊拿上,自言自語:“這孩子,一說出門就那么興奮。”滿臉笑意地打開房門,只見江寧站在門外,仰著一個大大的笑臉。而邊澈正靠在院子的門邊,側著臉看她。

七娘目光不解地在江寧和邊澈身上打轉,最后落到邊澈身上,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邊澈快步走過來,不由分說拿過七娘手上的東西,說:“聽說你要去白夜城找魏子安,我正好要回東蕪,順路。”

七娘顯然不太信邊澈的話,但江寧立馬跑過來拉了拉七娘的袖子,催促道:“娘,快走啦!就讓世叔跟我們一程吧,我還有好多問題要請教世叔呢!”

七娘皺了皺眉,“你有什么問題好請教他的?”

“當然有啊,我以后也要當像世叔那樣的絕世高手,當然得要問好多問題了。”

“……寧兒你不是不喜歡習武嗎?娘教你的時候也不見你……”

“娘!走啦走啦!”江寧一把打斷她的話,一手拉著七娘往院子外面走,邊走邊還回頭朝邊澈眨了眨眼睛。

在江寧的極力要求下,邊澈和七娘、江寧坐在了同一輛馬車上。一路上,七娘半句話不說,只是扭著頭看窗外,而江寧對著邊澈滔滔不絕,雖然旅途漫長,也不至于太沉悶。吵鬧了一路,江寧也累了,便伏在七娘膝蓋上睡著了,車廂里這才安靜下來。不習慣這突然的沉默,七娘便闔上眼假寐,然而總覺有一道熾烈的目光落在她臉上,讓她渾身不自在。

“你再這么看著我,我就讓你下車。”七娘怒視著他,壓低著聲音,盡量不吵醒江寧,語氣里是濃濃的警告意味。

邊澈愉悅一笑,似有無奈,“車里就一個女人,我不看你看誰,我對小屁孩可沒興趣。”

七娘咬了咬牙,恨恨地別過臉看窗子,低聲道:“外面女人多的是,還不隨你挑,纏著我做什么?”

“我對外面的女人沒有興趣,世上唯你最深得我意,也只你最不識抬舉。”邊澈摸了摸已久不打理帶了些胡渣的下巴,別有深意地盯著坐在對面的七娘道:“不過你這話聽著倒有些酸意。”

七娘嘲諷道:“你想太多了,能讓我酸的,也不會是你。你盡管去找你的木娘或者師妹,休再糾纏我。”然而本意雖然是字面意思,但是話說出口卻變了味道一樣,讓人聽著誤會,七娘干脆閉口不言,免得越說越不對。

邊澈不禁笑了笑,言語打趣,“你還記得清楚。”他目光不離七娘半刻,表情忽然變得異常認真,說道:“小七,跟我回東蕪吧。”

“不去。”七娘想也未想就拒絕。

邊澈嘆了口氣,“真懷念以前你對我言聽計從的樣子,但是那樣也就不是真正的你了。我們分離了那么多年,既然上天讓我再次找到你,我就不會再輕易讓你走了。我會照顧江寧,將他視為義子。”

“邊澈,在我嫁給柒寒的時候,我們的緣分就已經盡了。”

“那不過是你拒絕我的說辭,若是我們的緣分只有這么一點,那為何我們還能同坐一輛馬車?小七,江寧需要一個父親。忘了江柒寒,我們可以過你想要的生活。”邊澈情真意切地說道。

七娘心里頓感悲涼,江柒寒死前叫她忘記他,邊澈現在也叫她忘記他,然而她始終都忘不掉,不敢忘,每一個孤獨的夜晚,陪伴她走到現在的,都是那些留在心底的刻骨銘心的回憶。

馬車慢慢地停了下來,邊澈還是沒有等到七娘的回答。

“夫人,我們到京城了,要不要休息一日再趕路?”清歡拉開簾子問道。

“好,我們順便去看看葉九他們。”七娘應了聲,然后從邊澈身前走過,跳下了馬車。

邊澈目光深深,盯著眼前這張愈看愈神似江柒寒的臉,說不清心中什么滋味,他應是厭惡江寧才對,可是沒有江寧的話,七娘估計都不愿意再見他。想到江柒寒在的時候恨不得他死,留下的兒子卻非但不討厭他,還一心幫他,邊澈便覺得這世間的緣分何其奇妙。他笑了一下,拍了拍江寧的頭,問道:“為什么會覺得我能讓你娘開心?”

江寧略微思考了一陣,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要是連世叔都治不好我娘的心病,那這世上就沒有誰能夠讓娘真正開心起來了。”

閱讀殺手狂妻:樓主靠邊站最新章節 請關注達文小說網()

(快捷鍵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全民彩票平台网址登录